晴泽

杂食生物,慎重关注,雷点高,可拆我,可逆我,随你开心,但请勿当面ky。
这里没啥正经内容,找攻略或整理可搜tag“晴泽目录”。
——近期蓝手倾向——
底特律/全员杂食
弹丸/日狛日
一人/也青&禾玉&宝岚
永七/晏赛晏
我英/全员杂食&主吃轰出
——(●'◡'●)ノ♥——

© 晴泽

Powered by LOFTER

《拉登之死》

>>于2011.05.03

(搬几篇旧文)

 

五月二号,一个震惊的消息传来。

本·拉登死了。

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,无数的人一跃而起,纷纷抓起手边的手机、鼠标,求证这个消息的真实性。

“真的死了……?”

“奥巴马亲口说的,还能有假。”

“……真的死了?”

“奥巴马说的,谁知道呢。”


  没错。


  这句话是从奥巴马口里传出。奥巴马,这是一个极具争议性的人物,并非他那史上第一的身份,而是因为,他与拉登那不为人知的故事……


  那年的九月十一日,奥巴马站在人群之中,仰望着那浓烟滚滚的广厦,他知道,在这一刻,他已经深深迷恋上了那个不畏强权政治的男人,那个奋抗霸权主义的男人,那个,名为本·拉登的男人。

当然,在这个时候,他还不知道这在日后被命名为“9·11”的重大恐怖主义袭击事件的幕后指使者,并不是那个站在风尖浪口的英雄,而是现任的领袖,布什。

——反抗我?哼哼。自从我在那个硝烟四起的世界中望见你的那一刻,你就跑不掉了。无论天涯海角,你,是我的。现时仍是总统的布什把玩着手中的遥控器,眼前的屏幕上正放映着绝密的资料,哦,这不是重点。重点是上面有着拉登在落日的余晖下奔跑的背影,他,那坚定的背影。

他没有想到的却是,他失去了他,整整九年。

——回到奥巴马。

如今的他,已经今非昔比。这一切,只因着一个信念在支撑着他,只有站在这美利坚的巅峰,那个名为拉登的男人眼中才会出现他的身影。他为此,已经努力了无数个日日夜夜。

拉登就在那里。他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鼠标,哽咽无声。眼前的电脑里显现出了高清像素的偷拍照片,拉登那倚墙忧郁的身姿映在了奥巴马那迷醉的目光中。

该如何去做。

啪。

奥巴马合上了电脑。

翌日。全世界恍然得知本·拉登,这个世纪巨人的蓦然辞世,孰不知在奥巴马家中,多了一个名为阿拉灯的男人。这个男人有着忧郁的侧脸,消瘦的身材,和那溢满双眸化不开的哀愁。

奥巴马知晓了一切。知晓了这九年来,阿拉灯深受情伤的日日夜夜。他爱布什,但他却不能抛弃自己的信仰,抛弃自己的国家,他以为布什会理解他,会体谅他,却不想这个被他寄予了全部信任的男人,居然亲手炮制了9·11事件,将他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!

阿拉灯终于明白了对于布什的这段感情只是浮云一场,终将逝去。他决定离开这块伤透了心的土地,一别九年。可是当他离开这里的那天起,他才明白,那块名为布什的浮云,在飘过他心田的时候,忽遇冷锋,降下了一场连绵的雨,深深的渗入了田里,埋在了心中,三生三世也挥之不去。

奥巴马面无表情,静默良久。他转身,走出卧房,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。

几日后。

索马里某渔村。

阿拉灯静静的坐在海边,享受着迎面吹来的海风,送来阵阵鱼腥味。他的身边,不是奥巴马,那个正坐在白宫里思念着他的男人;他的身边,不是布什,那个爱他伤他虐他却注定一辈子找不到他的男人;他的身边,是阿巴迪·埃弗亚,那个为了生存称霸海上的男人。


“他无法带给你世界的和平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
“他无法带你站在这世界的顶端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
“他们都无法给你你要的幸福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
“我等你很久了。”
“……我知道。”
“忘了他吧。”
“已经忘了。”
“走,我带你去世界的终极。”
“嗯。一起。”


阿拉灯,阿巴迪。
这才是这个故事真正的结局。

 

【全文完。】


 

  

发表于2014-01-16.2热度.